m88明升

 首页 >> 哲学 >> 综合研究
周凡:神话、哲学与正义之蚀(上) ——论塔克的马克思主义研究及其当代效应
2019年07月08日 10:12 来源:《学术交流》 作者:周凡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Erosion of Myth,Philosophy and Justice (Part I):On Tucker's Studies on Marxism and Its Contemporary Effect

  作者简介:周凡(1966- ),男,河南息县人,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北京师范大学价值与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从事国外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北京 100875

  原发信息:《学术交流》第20189期

  内容提要:罗伯特·查尔斯·塔克在20世纪50年代末首次明确宣称“分配正义的观念完全外在于马克思主义思想领域”,随后在60年代他又进一步提出“马克思主义创始人对资本主义的谴责并不取决于对非正义的抗议”这一著名命题,正是塔克的这些耸人听闻的论断,开启了英美学术界关于“马克思与正义”漫长而激烈的争论??墒?,长期以来,人们并没有把塔克的“正义之思”与他对马克思哲学和马克思主义的研究联系起来加以综合考察,而缺乏这样的总体考察,就不可能洞悉塔克赖以引出这些论断的政治背景和理论语境,也无法真切把握塔克正义观的实质蕴涵以及它的当代效应。着眼于此,对塔克的马克思主义研究可以进行一个全景式的透析,在详细分析他对列宁主义、斯大林主义富有特色的研究之后,再深入探讨他对马克思哲学和正义问题的独特视角以及这种视角对于当代马克思正义观研究带来的理论影响。

  关键词:塔克/神话/列宁主义/斯大林主义/马克思哲学/正义

  冷落正义的祭坛,

  却向兽神叩首。

  ——弥尔顿《失乐园》第一卷

  2018年5月29日是美国杰出的政治理论家、享有盛誉的苏联问题专家、“马克思研究(Marx Studies)”知名学者罗伯特·查尔斯·塔克(Robert Charles Tucker,1918-2009年)百年冥寿。由于塔克在2010年7月29日逝世之前,其代表性著作尚无一部被译介到中国,所以,他在生前在中国并没有什么广泛的学术影响。1995年,中央编译局的学者编译了一部名叫《国外学者论斯大林模式》(上、下)的译文集,[1]由于该译文集收录了塔克的两篇论斯大林主义的论文,所以便把他的名字署在南斯拉夫著名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米哈依洛·马尔科维奇之后作为这部译文集的第二作者,这是他第一次在中国“直接露脸”①,等到他第二次“露脸”的时候,他留下的已经是遗容了。塔克逝世后,《中国社会科学报》在8月份发表了一则包含塔克生平与著作的讣告式消息,其全文如下:

  美国著名苏联问题专家罗伯特·塔克逝世

  7月29日,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荣誉退休教授罗伯特·塔克(Robert C.Tucker)因肺炎在家中病逝,享年92岁。塔克曾是美国研究苏联问题的权威,出版过在美国学术界享有盛名的有关斯大林的传记作品。1918年5月29日,塔克出生于美国的堪萨斯城,获得哈佛大学硕士学位。塔克曾在美国驻俄罗斯大使馆工作了九年。他在莫斯科的工作经历使他对俄罗斯有了深刻的认识和了解,并对他此后几十年的学术研究和教学产生了很大影响。1963年,塔克成为普林斯顿大学首任俄罗斯研究项目主任,也曾出任该校国际和地区研究委员会主席,并教授“苏联外交政策”“政治领导力与个性”“马克思主义思想”和“共产党的政治体系”等课程。塔克撰写过两本斯大林传记,即1973年的《革命者斯大林》(Stalin as Revolutionary:A Study in History and Personality,1879-1929年)和1990年的《斯大林当政》(Stalin in Power:The Revolution from Above,1928-1941年)。塔克曾因《革命者斯大林》一书获得了美国国家图书奖的提名。此外,塔克也对马克思进行了一定程度的研究,写过《卡尔·马克思的哲学与神话》(Philosophy and Myth in Karl Marx,1961)和《马克思主义的革命思想》(The Marxian Revolutionary Idea,1969)两本书,还编辑过《马克思恩格斯读本》(The Marx-Engels Reader,1972)。

  这篇并不全面的介绍使中国知识界第一次对塔克有了一个基本认识。②正是塔克的去世造成了他在中国学术界的“出场”。这或许有欠公平,但对真正的思想家而言,死后的声望才是真正值得享有的荣耀。塔克在普林斯顿大学的同事斯蒂芬·科恩教授在一篇纪念性文章中刻画了作为一位卓有建树的学者的四方面特征:首先,与美国其他学者不同,塔克不仅仅是一个专家,还是一位具有深厚哲学功底的完全意义上的知识分子,正是宏阔的哲学视域而不是意识形态偏见塑造了塔克的学术路径;其次,与西方一般的大学教授不同,塔克不仅利用自己在苏联大使馆工作的独特条件研究苏联现实问题,而且广泛而深入地阅读俄国历史文献,使得他尤其擅长于历史性的比较研究;其三,塔克对斯大林主义的探索不是抽象的,也不局限于政治方面,而是提升到心理和文化层面进行深度剖析;其四,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塔克在很大程度上弱化了冷战时代强烈的意识形态因素给他的研究带来的影响,能够比较客观而真实地在学术层面上反思苏联政治与文化中的深层次问题。斯蒂芬·科恩甚至说:“塔克热爱俄国,而且,他从不怀疑俄国人具有根本性革命和民主变革的能力?!盵2]可以说,正是由于塔克具有这些独特的素质和优点,才使得他在辞世后受到中国学者的关注与重视。近年来,随着塔克几部重要著作的中译本的相继出版,③中国学术界对他的了解和认识也日益深化;人们不再仅仅把他看作一位冷战时代定位于思考大国关系而进行苏联问题研究的权威专家,而是基本上认同塔克的好友和学生对塔克的“盖棺定论”,认为他是一位在马克思研究领域做出了“原创性贡献(seminal contributions)”[3]的理论家。这意味着,目前中国马克思主义学术界已经超越了米胡·阿基姆20世纪70年代末将塔克的著作武断地指认为宣扬资产阶级人道主义观念的反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作品”[4]的狭隘眼界,从而给真正从学术层面深入考察塔克在马克思主义以及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上作出的有价值的思考与探索开辟了充分的空间。

  不论是谈论塔克充满浪漫色彩的个人经历还是谈论他可圈可点的学术事业,都不能略过1944年。实际上,在塔克去世后的第三天(2010年7月31日),《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刊发的两份讣告中都提及了1944年这个重要的节点,因为,正是在这一年,塔克被美国国务院选派到美国驻苏联大使馆担任大使馆随员,也是在这一年,在刚到苏联一个月之后,塔克在观看柴可夫斯基的歌剧《黑桃皇后》时与演员叶夫根尼娅·佩斯特列佐娃(Евгения Пестрецова)相遇并一见钟情,而恰恰是塔克与叶夫根尼娅的爱情与婚姻鬼使神差地促使塔克走上了以研究苏联、斯大林和马克思为事业的思想道路。本来,塔克为美国驻苏联大使馆服务的派遣期是从1944年到1946年,也就是说,1946年他就要返回美国了。也许他会重新回到母校哈佛大学继续从事哲学研究,④也许他会服从国务院的分配到政府部门工作,或者干脆回到自己的父母在老家密苏里州的家具公司,而这些选择都不会与马克思主义发生什么关联。然而,出人意料的是,1946年他在办理妻子叶夫根尼娅的签证时遭到拒绝,拒签的理由是,按当时的苏联政府规定,在苏联与外国人结婚的苏联公民不准许离开苏联。这一挫折不仅使塔克继续滞留苏联七年之久,而且,正是这种“挫败感给予了他透视苏联领袖的决定性的和具有影响力的洞察力”[5]。在1944年,当塔克第一次遇上美丽动人而又“天性活泼”⑤的俄国姑娘叶夫根尼娅的时候,他没有意识到他的命运冥冥之中已经注定了。

  当然,1944的时候,塔克还根本不知道,正是这一年,旅居美国的法兰克福学派理论家霍克海默和阿多尔诺完成了《启蒙辩证法》的初稿——这部著作以哲学的方式探讨20世纪的“理性神话学”,即作为神话之克服与超越的启蒙理性何以在当代倒退为一种现实的新版神话。塔克在1944年不可能读到《启蒙辩证法》,因为,这一年的年底,《启蒙辩证法》的油印本才印制出来并只在法兰克福学派内部传阅。[6]在《启蒙辩证法》中,霍克海默和阿道尔诺这样写道:

  神话自身开启了启蒙的无尽里程,在这个不可避免的必然性过程中,每一种特殊理论观点都不时受到毁灭性的批评,而理论观点本身也就仅仅是一种信仰,最终,精神概念、真理观念乃至启蒙概念自身都变成了唯灵论的巫术。这种命中注定的必然性原则取代了神话中的英雄,同时也将自己看作是神谕启示的逻辑结果。这种原则一旦被形式逻辑的严密性所限定,那么它就不仅控制着西方哲学的所有理性主义体系,而且也支配着体系的结果:这些体系肇始于众神的等级制度,并在偶像的黄昏中把对不公正的愤慨当作同一性内容而传承下来。如同神话已经实现了启蒙一样,启蒙也一步步深深地卷入神话。启蒙为了粉碎神话,吸取了神话中的一切东西,甚至把自己当作审判者陷入了神话的魔掌。[7]

  这是进步与倒退的交响,这是支配与堕落的共舞,这是理性与神话倒错,这是欺骗与启蒙的同一,这是觉醒与诱导的融合。如果我们全面阅读并从哲学上把握塔克的作品,就不难发现,塔克的理论探索的主旨与《启蒙辩证法》的主题在聚焦于世俗版的现实神话这一点是不谋而合的,只不过,《启蒙辩证法》是基于对二战之前的国家社会主义统治的批判,而塔克的著作是基于对二战之后“现实存在的社会主义”的观察与分析?!镀裘杀缰しā凡嘀赜诜治鱿执嗽诰萌γ媲暗娜诵陨ナ?,而塔克的工作更偏重于分析现代人在政治权力面前的灵魂堕落。尽管如此,塔克的书写仍然与《启蒙辩证法》存在差异,这突出表现在塔克对苏联马克思主义以及古典马克思主义的研究取向与霍克海默和阿多尔诺20世纪40年代对马克思主义的采取基本姿态有明显的不同。按照马丁·杰伊说法,马克思已经“不是《启蒙辩证法》一书的主要目标”[8]295,更严重的是,到20世纪40年代中期,“法兰克福学派不仅抹掉正统马克思主义的痕迹,而且也明确地把马克思置于启蒙传统之中”[8]294,或许正因如此,哈贝马斯断言在《启蒙辩证法》这部最悲观的著作中“理性的最后一点光芒已经从现实中彻底消失了,剩下的只是坍塌的文明废墟和不尽的绝望”[8]294。

  与20世纪40年代的法兰克福学派不同,塔克即便在美国反共的麦卡锡主义甚嚣尘上的时期,他对马克思主义也不持完全否定的立场,就是对斯大林主义,他在批判分析的同时依然承认它在理论上包含着马克思主义的因素。就像他从1946年遇到叶夫根尼娅后便一直不离不弃爱着这位俄罗斯女人一样,塔克自接触马克思主义理论以来也一直对马克思主义抱着一种历史的、客观的、严谨的学术态度并自觉避免把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化”。塔克与马克思主义的关系在很大程度上类似于与他同时代的美国思想家家丹尼·尔贝尔(Daniel Bell)——即保持一种理论上介入、政治上疏离的“思于其中而又行于其外”的态度。这是当时美国和西方很多对苏联政策不满但又非常重视马克思的理论遗产的知识分子践行的表面上“相?!倍导噬稀安⑿小钡牧榛钤?。⑥这也可以部分地解释塔克1953年携带自己的妻子叶夫根尼娅返回美国后何以会把钻研马克思思想摆在自己事业的重要位置。在《卡尔·马克思的哲学与神话》第一版的序言中,塔克写道,这本书的写作“超过了七年的时间”[9]7。了解塔克的人会立即明白塔克这句话的含义:他回到美国之后在马克思思想中滞留的时间超过了他在莫斯科滞留的时间。

  虽然塔克出版的第一部专著是《卡尔·马克思的哲学与神话》,但是,马克思并不是他最初决定从事学术研究的第一目标。他的第一目标是当时苏联一号人物——斯大林,起因很清楚,这个人物统治下的苏联当局拒绝签发他妻子叶夫根尼娅的赴美护照。塔克很愤怒,也很绝望,当时,他的第一反应是他仿佛“将在莫斯科服无期徒刑”[10],并且,他立即就气恼地把苏联当局的“专横”以及这一政策给他和妻子的人生造成的挫折的终极根源追溯到斯大林那里。为了自己心爱的妻子,为了释放郁积在自己心中的负面情绪,为了给这段无奈的生活一个交代,塔克觉得,没有什么比弄清这个神秘人物的真面目更能让他释怀了。为了解开自己的心结,塔克不得不走进斯大林的精神世界以及为这种精神世界立心塑形的哲学支撑。显然,这既是对自我的心理疏导也是对斯大林的精神分析,因此,它必然是一场关乎心理学的事业。塔克的第一部《斯大林传》在译介到中国时被列入“心理传记学译丛”,这无疑是非常正确的做法。然而,丛书的策划者未必清楚,塔克之所以做“心理史”的新型传记,并非一种外在的工具性的援用,而是人生的现实多变性给他带来真实的自我心理体验的一种结果,就象他在《作为革命者的斯大林:一项历史与人格的研究》一书的前言所说的:

  “心理-社会的自我身份认同有预期性和规划性的特点。它包括的不仅仅是个体对自己是怎样的人和要做什么的意识,而且还有他的目标——他对自己得到什么、应该得到什么、想要得到什么的那种或者清楚或者尚未成熟的信念。因此,一个人后来生平中的多变性不可能不深刻影响他的性格。内心生活方案的实现与否必然会影响个体与自我的关系,而且这正是位于性格核心的东西”。[11]前言4页

  1946年的签证遭拒事件打破了塔克的人生预期和规划,同时也深刻影响了他原本的内心生活方案的实现,这必然给塔克本人与其自我的关系造成搅扰、骚动甚至混乱,在这一意义上,似乎可以把塔克的“心理史”传记的写作以及为了成功完成这种写作而进行其他写作都看作一种对自己遭遇人生挫折时原初心理波动的一种抚慰式反应。塔克在《作为革命者的斯大林:一项历史与人格的研究》一书的致谢辞中披露,萌生从心理学的角度研究斯大林的念头以及这项工作“开始的时间要追溯到斯大林临终前的岁月”[11]致谢1页??墒?,令塔克没想到的是,当他正要着手在莫斯科写斯大林的时候,斯大林却在1953年的春天去世了。斯大林的死亡打断了塔克关于斯大林的研究与写作,显然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迫不及待地要利用这一契机尽快带自己的妻子返回美国。1953年9月22日《纽约时报》以“美国外交官从俄罗斯带回自己的妻子:这对夫妇在莫斯科提签证申请七年之后方被批准”为标题报道了塔克夫妇9月21日抵达纽约的消息,并且这样描述塔克的妻子叶夫根尼娅:“一个身材高挑的29岁的浅黑型女人,兴奋地与塔克聊着第五大道公车外的沿街风光、科尼岛的旅行以及从帝国大厦的顶层所看到城市景观”⑦。

作者简介

姓名:周凡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m88明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