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88明升

 首页 >> 哲学 >> 综合研究
胡刘: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方法论自觉 ——基于马克思对全球化的历史哲学审视
2019年07月08日 10:27 来源:《江海学刊》 作者:胡刘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Methodological Consciousness of Constructing "Human Destiny Community": Based on Marx's Historical Philosophy of Globalization

 

  作者简介:胡刘,1971年生,西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原发信息:《江海学刊》(南京)2018年第20186期

  内容提要:马克思对全球化的历史哲学审视,蕴含着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方法论基础。从马克思历史哲学高度去把握马克思的全球化思想,其内在逻辑理路主要交织着三个层次的内容:(1)全球化内在于社会形态纪元式总体性变革过程之中;(2)全球化是资本的生产逻辑和积累扩张逻辑双重作用的结果;(3)全球化的内在结构受现代性的自反性矛盾运动的支配和控制。马克思全球化思想,不仅对于理解和把握当代全球化的深刻复杂变化具有指导意义,而且能够为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提供极其深刻的方法论指导,从而增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以及推进落实“一带一路”建设倡议的方法论自觉。

  关键词:马克思历史哲学/全球化/人类命运共同体/方法论自觉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时代问题转换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内在逻辑研究”(项目号:18AZX002)的阶段性成果。本文受到西南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重大培育项目“基于现代性批判的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研究”(项目号:15XDSKZD002)、中央高?;究蒲幸滴穹炎ㄏ罨鹬卮笙钅俊盎谙执耘械穆砜怂贾饕逭苎侍馐费芯俊?项目号:SWU1709215)资助。

 

  全球化是当今时代最为显著的基本特征和发展趋势,也是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时代背景。面对全球化浪潮的深入推进,如何应对其带来的机遇与挑战,不仅是全球人类共同关注的重大问题,而且已成为决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未来发展前途和命运的迫切问题。因此,对全球化作出富有现实和思想双重穿透力的探索,已成为国内外学术研究的一大热点。20世纪80年代以来,国内学界对“全球化”保持了高度的自觉,而且大都把马克思奉为探究全球化的伟大思想家和全球化理论的奠基人,并对其“世界历史”理论及其蕴含的全球化思想给予了高度关注和阐发,甚至还将其作为当代全球化理论的一大源头。这无疑为我们直面当代全球化的深刻复杂变化,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尤其是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以及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开掘了理论资源,拓展了思想视野。但也必须看到,多数人对马克思全球化思想的关注和推崇,并不意味着实现了对其理论性质和思想深度的准确评估和把握,更不意味着站到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实现了对当代全球化深刻复杂变化的正确认识;相反,马克思全球化思想在当前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曲解或误解,以至于模糊了与其他全球化理论的本质区别。究其根源,主要在于人们滑过马克思全球化思想与马克思历史哲学变革之间的内在逻辑关联,错失了马克思关照全球化的历史哲学视野。因此,无论是准确把握马克思全球化思想,还是正确审视当代全球化的深刻复杂变化,都亟待重返马克思历史哲学语境,切中马克思审视全球化的视野和方法??梢运?,这既是进一步深化和推进全球化研究尤其是马克思主义全球化研究的首要前提,也是提升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事业,尤其是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以及推进落实“一带一路”建设倡议的方法论自觉的关键。

  马克思全球化思想:马克思对全球化的历史哲学审视

  面对全球化浪潮的不断推进,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必须加强对全球化问题的深入研究,从而积极应对其带来的机遇和挑战。而加强对全球化问题的深入研究,不仅需要积极吸收当代全球化研究的各种合理成果,而且更需要坚持用马克思主义基本立场、观点和方法看待和把握全球化的发展规律及其趋势,这就要求加强对马克思全球化思想本身的深入研究。但是,加强对马克思全球化思想的研究,必须将马克思有关全球化的阐释置于马克思历史哲学变革的高度来予以理解和把握。因为,马克思不仅是以独特的“世界历史”理论形式来对全球化加以阐发的,而且这一阐发是与其发动历史哲学变革互为前提的。质言之,马克思全球化思想是内在于马克思历史哲学变革的结晶。因此,只有重返马克思审视全球化的历史哲学视野,才能切中马克思全球化思想的精神实质与方法论价值。

  诚然,马克思全球化思想与其他思想一样,都有其理论来源??梢运?,“世界大同”“世界一体”“天下一家”等古典观念,特别是欧洲中世纪以来天主教信仰的“一统天下”、基督教末世论的“千年王国”、启蒙运动的“理性精神”以及黑格尔的“世界历史”等历史哲学观念,都对马克思关于全球化的阐释提供了一定思想营养。但是,马克思对这些营养的“吸收”仅仅在于:其从社会历史(一定社会形态中的主导性社会关系)整体变革角度看待“全球化”的总体性思维方法,并以此超越和摒除从经济或科技等某种单一因素变迁看待“全球化”的实证论或机械论方法。而且,这种“吸收”主要是通过对西方历史哲学传统的革命性改造,并由此深入探索资本主义及其开创的“世界历史”的发展规律及其趋势,进而创立新历史哲学来完成的。也就是说,马克思全球化思想,实际上是在对资本主义大工业及其开创的“世界历史”的发展规律与趋势展开新的历史哲学审视的基础上形成的理论结晶。

  当然,马克思历史哲学变革的旨趣和深刻动因,既不是为了增加一种新的历史哲学理论,也不是为了填补全球化研究的理论空白,而是为了从历史发展客观规律层面积极回应和把握资本主义及其开创的“世界历史”给现代无产阶级与人类的自由解放造成的深刻影响及其可能性。因此,探究人类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特别是对资本主义及其开创的“世界历史”展开总体性分析批判以及对全球化作出有原则高度的阐释,才是真正内在于马克思历史哲学变革的理论课题。也正因如此,马克思历史哲学的变革主要表现为:打破和超越哲学与其他学科之间壁垒森严的学科界限,以求解“现代资本主义向何处去”或者说“现代无产阶级和人类的自由解放何以可能”这一“时代的迫切问题”为导向,以“资本批判”为理论视域,以对现代性的“具体历史”批判为方法论前提,揭穿那些编纂“永恒历史”,特别是将资本主义视作“永恒的自然形式”的“超历史”的“一般历史哲学”的虚幻性及其历史性、暂时性的秘密,并以此创立以揭示现代资本主义社会形态运动规律及其特殊性为媒介来阐明人类历史发展规律及其趋势的生成性规定的“历史科学”。由此,马克思也就把对以现代大工业所开创的“世界历史”为发端的全球化的基本阐释,奠立在了以“人的实践以及对这个实践的理解”为依据的生成论历史观之上,从而既与主张实现某种“神圣计划”的历史目的论(宿命论)或遵循某种预定规律的历史决定论(预成论)的历史观彻底划清了界限,又避免了陷入否定历史客观规律及其生成性规定的历史偶然论、历史相对论以及历史实证论、历史实用论的危险①。质言之,马克思历史哲学为审视和把握全球化问题提供了一种全新视野,即:从资本这一现代社会关系运动的特殊规律及其历史性特征去理解和把握全球化进程的本质、规律及其发展趋势。

  从问题意识角度看,马克思对全球化的审视是服务于其对现代社会运动特殊规律的揭示以及对现代无产阶级和人类自由解放现实道路的探索的。在马克思看来,从现实的个人及其历史发展规律看,共产主义作为实现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的历史活动,实质上是一个历史地扬弃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的“全球化”运动过程,而这一运动的条件则是从资本所开创的“世界历史”这一现有前提中产生的。也就是说,由作为一种特殊社会关系的资本所主导的“世界历史”的形成发展,与人的发展、人的自由解放,尤其是与“真正的人类共同体”的创建紧密相关。因为,“一个人的发展取决于和他直接或间接进行交往的其他一切人的发展”,“这些社会关系实际上决定着一个人能够发展到什么程度”②。不仅“各个人的世界历史性的存在,也就是与世界历史直接相联系的各个人的存在”③,而且“每一个单个人的解放的程度是与历史完全转变为世界历史的程度一致的”④。而资本对世界市场的开辟,既造成了世界各民族的普遍交往和物质生产力的快速发展,又造成了强制性的社会分工即“社会活动的固定化”,使“扩大了的生产力”转变成了某种异己的、束缚人发展的强制力量,以至于一方面使“地域性的个人为世界历史性的、经验上普遍的个人所代替”,另一方面使“交往的力量”“发展成为一种普遍的因而是不堪忍受的力量”⑤?;谎灾?,以资本为动力造成的全球性普遍交往共同体,尽管只是以“世界市场”为纽带的资本共同体,而非真正的“人类共同体”,但它却将无产阶级和人类的自由解放问题提升成了具有“世界历史”性或“全球”性意义并需要从全球总体层面加以审视和解决的重大课题?!拔薏准吨挥性谑澜缋芬庖迳喜拍艽嬖?,就像共产主义——它的事业——只有作为‘世界历史性的’存在才有可能实现一样?!雹藜蜓灾?,开辟现代无产阶级和人类自由解放的现实道路的关键,在于利用资本去消灭资本,进而创建真正的人类共同体?!爸挥性诠餐逯?,个人才能获得全面发展其才能的手段,也就是说,只有在共同体中才可能有个人自由?!雹咄?,也只有将从前由“阶级的个人”联合而成的“虚假的共同体”,彻底改造成为“各个人在自己的联合中并通过这种联合获得自己的自由”的“真正的共同体”,无产阶级和人类的自由解放才能真正得到实现。因此,离开了对资本所开创的“世界历史”的发展过程及其规律的探索,就无法真正发现实现无产阶级和人类自由解放的现实道路。正因如此,马克思对现代无产阶级和人类的自由解放现实道路的探索与对资本所开创的“世界历史”以及全球化的发展规律与趋势的研究,是内在统一的。正如恩格斯所指出的:对首先作为一个革命家的马克思而言,无论是对“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的探索,还是对“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它所产生的资产阶级社会的特殊的运动规律”的揭示,均是服膺于其理论主题的,即:创立“使现代无产阶级意识到自身的地位和需要,意识到自身解放的条件”的“历史科学”⑧,即探明实现现代无产阶级和人类自由解放的现实道路的全新历史哲学。这也就表明,基于对现代社会运动规律特殊性的科学揭示,阐明社会历史规律的生成性规定,创立探明现代无产阶级和人类的自由解放何以可能的“历史科学”,即马克思历史哲学,并由此实现对现代资本所开创的“世界历史”的发展规律及其趋势的整体性把握,正是马克思全球化思想的独特之处。

  其实,也只有从马克思历史哲学变革高度去理解和把握马克思的“世界历史”理论,才可作出如下断言,“‘全球化’是20世纪末每一个人都在谈论的时髦词语,但150年前马克思就预见到它的许多后果”⑨。因为,正是在马克思历史哲学关于社会形态发展更迭,尤其是现代社会运动特殊规律的阐发语境中,马克思的“世界历史”概念才能被赋予时下“全球化”概念所具有的丰富内涵,进而推出以下结论:马克思没有使用过“全球化”概念,但却以独特的“世界历史”理论形式阐发了有关全球化的丰富思想;马克思有关“世界历史”的本质、特征、发展规律等一般性的理解和说明,实际上就是关于全球化的基本阐释⑩。

  综上所述,马克思全球化思想是马克思对全球化进行全新历史哲学审视的理论结晶,只有重返马克思历史哲学视野,才能真正切中马克思全球化思想的精神实质与方法论价值。

作者简介

姓名:胡刘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m88明升